自称为弥赛亚的人填满了历史

疾驰于隧道中,劲头十足的风仿佛有实体般扑打着脸颊。在轰鸣声中将脸埋入风中,就像埋入毛蓬蓬的狐狸尾巴一样。

登紫金山中山陵,拾级而上,孙先生雕像端坐山顶殿堂,目光深而且远,微微仰向苍穹,笔直地落向数里外匍匐着的石头城。极目所至是暗蓝的山麓,与月白色的天穹相接,盘旋的云群迫近地平线,城池如斑点泥块一般。
先生日日坐在此地,不知可见到什么变化。城中的悲欢远远隔着,并不相通,也不吵闹,岁月静好的样子。
如果在这低微的泥块中,向天空伸出手臂祈祷,即使是撕心裂肺的呼喊也无法传达给神明吧。

酒吞豆叽酱和阿比的换装。

庆祝酒吞二进C站,老实点每次扫黄都有你.jpg

乘车过湘江,满天流云如长鲸掠空,长须摇曳颤颤滑过江面。江水雪白无纹,望之如一冻到底。
青空高远,云霞如红西柚色,间杂鸽羽般的深灰,熔金流火,彩绣辉煌。东望巨云凌空,恍如海上仙山,无脚楼台。

展眼吊斜晖,湘江水逝楚云飞。

不如团委单独组个辩论队参与校赛,进场开篇立论“我是H大团委”,立刻使对方辩友噤若寒蝉,不费吹灰之力光明正大赢下比赛,岂不美哉。

丰腴浓艳的山茶花失色了。
祈祷的手臂般的玉兰,细脚伶仃的紫叶李,稀薄雾色般的桃花。
日光很淡,雨季将要来临。

完全不像同一画风的大江山女子高中生……
魔改了酒吞的校服。好像得了无法想象她严严实实穿衣服的病……茨木那个发卡真的能戴出去吗?
想吃不良JK……

通fha通到士郎与樱和R姐的3p剧情……士郎原来rt和后/穴都很敏感的吗,还被弄到爽哭……反应超可爱!
然后想到红A也是这种身体的话……简直太刺激了!简直是被汪酱抱的官方理论基础(什么)

今日夏至。汪酱的生日和我的生日居然赶到同一天,超开心!光之御子殿下生日快乐!
好想养只毛茸茸的大型犬啊……想吸狗!想撸毛!想把脸埋在魔伊枪热烘烘的肚子上!
稍有c影弓的成分。影弓实装?不存在的。

爱尔兰蓝毛大狗为你献上情人节的祝福,祝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😂
这个情人节我依然和我家的狗一起度过。
这条狗还不是单身狗。
嗨呀好气哦(微笑.jpg)